14
9月

满18可以看很黄很黄的视频

未分类 满18可以看很黄很黄的视频已关闭评论

“二少爷,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小燕!”

制服美女扫了一眼沙发上的两人后媚然一笑继续道。

“小燕现在在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上班,刚大学毕业两三年,到现在还没交过男朋友呢!”

“她妈妈前段时间被查出癌症,急着用钱,所以才出来做的,二少爷你可要温柔点哦!”

“哈哈,当然,我最懂得怜香惜玉了,快过来坐!”

鲁浩权一把将那名**美女推开后理了理自己的衣裤,看向高挑美女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狂热。

对他这种经常混迹花丛中的公子哥来说,眼前这种清纯雏儿对他可是有着极大的吸引力。

“小燕,去吧,把二少爷伺候好了,他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制服美女随后看向身后的高挑美女道。

“嗯!谢谢王姐!”

高挑美女点头后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“二少爷,祝你有个愉快的晚上,我就不打扰了,有事随时叫我。”

魔女美艳绿发显清新

制服美女说完后跟两名**美女招了招手。

不一会,三人离去,包间里就剩鲁浩权和高挑美女两人。

“来吧,小燕,我快等不及了。”

鲁浩权一把将美女抱入怀中。

“权少,你别这么心急,我…我们先喝点酒好吗?”

美女挣扎着从鲁浩权怀中坐了起来。

接着拿过红酒瓶给两人倒了两杯红酒。

“喝什么酒啊,完事后我们慢慢喝!”

鲁浩权说话的同时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扔在茶几上。

“你不是缺钱吗?

这里面有五百万,秘密是六个一,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,这钱就是你的了。”

“谢谢权少如此慷慨!”

美女从茶几上拿起银行卡后,眼神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。

咻!紧接着,只见她手腕一翻,手中的银行卡极速朝鲁浩权的咽喉处划了过去。

下一刻,便见鲁浩权的喉结处呈现出一条血线,血箭飚射而出。

“你…你是什么人…”鲁浩权抬手捂住自己的咽喉,艰难的说出几个字。

“白大小姐让我跟你问声好,希望你下辈子做个好人来赎这辈子的罪!”

美女抽过一张餐巾纸擦了擦银行卡上的血迹。

咕噜!咕噜!鲁浩权嘴巴张了张,还想说什么,但已经发不出声来。

大量鲜血狂涌而出,瞳孔急缩扩散,紧接着脑袋一歪,瘫在沙发上抽搐了几下后没了动静。

临死的那一刹那,他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叶凌峰跟他说的那话。

印堂发黑,三天内必有血光之灾!与此同时。

陆家三爷,鲁向滨刚在外面应酬完,回到自己在外面单独买的一栋别墅内。

走到卧房门口看了看床上的女人,已经处于睡眠状态。

床上的女人是鲁向滨的情妇,今年三十岁不到,两人在一起已经三年有余。

鲁向滨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花心的男人,除了原配之外,他只有这一个女人。

她找这个女人,纯粹是为了传宗接代,他的原配早年出过一次事故,子宫受到了损坏,失去了生育能力。

鲁向滨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花在经商上面,是不可多得的商业好手。

当然,他的武道修为也不弱,已经是宗师圆满境。

跟往常一样,鲁向滨泡了杯茶水后来到书房,接着拿出文房四宝准备练习书法,这是他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习惯。

“鲁三爷,好兴致!”

就在他刚准备落笔之际,一道男子的声音从书房门外传了进来。

随后便见一名布衣老者出现在门口。

“嗯?”

鲁向滨眼神中闪过一抹冷芒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“呵呵,我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从明天开始,鲁三爷恐怕就没机会写字了。”

老者淡淡回应道。

“找死!”

鲁向滨眼神一拧,手腕一翻,手中的毛笔在空中拉出一道寒芒后向对方疾射而去。

与此同时,鲁向滨的身形也犹如鬼魅般飚射而出,双手同时砸出数道狂暴的拳劲。

“来得好!”

老者首先抬手扫出一道劲风将毛笔挡开之后,没有丝毫花招,右手拳头紧握,一拳轰出,空中响起一阵炸裂的声音。

蹬!蹬!蹬!紧接着,只见鲁向滨朝后震退了五六步的距离,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脸上浮现出一抹凝重。

一招之下,他便感应到了对方的实力,绝对在他之上。

“给你个机会,自己废掉一手一脚,然后带着你的女人离开冰城,我可以饶你一命!”

老者再次淡淡开口。

“哼!大言不惭!”

鲁向滨眼神一拧,再次出手,催动十二成功力袭杀而出。

“给你机会你不要,那就怪不了我了。”

老者语气一沉,抬手迎了上去。

嘭!嘭!嘭!紧接着,书房里便传来一阵激烈的撞击声。

卷起的一个个强劲的气浪向四周震荡开来,房间里的木制品和书籍尽数被震成齑粉漫天飞舞。

老者的修为是宗师圆满后期境,离突破到大宗师只差一个契机。

而鲁向滨只是两个月前才突破到宗师圆满,两人之间差了半个等级。

双方对攻了十多个回合后,鲁向滨身上被砸中好几拳,身上至少断掉三四根肋骨。

嘭!不一会,再次响起一道沉闷的声音后,鲁向滨倒飞而去,撞在后面的墙上重重摔落在地。

“三爷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就在这时,一道女子的声音响起,随后便见鲁向滨的女人朝书房走了过来。

“别过来,快跑!”

女子的话音还没落下,鲁向滨大声喊了出来。

呼!只是,依然慢了,女子刚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,老者便扫出了一道劲风。

将她掀飞了出去,砸落在地后,一个字没能发出来便没了动静。

“你…你杀了她?”

鲁向滨双眼猩红的盯着老者,咬牙切齿。

“放心吧,我不滥杀无辜,她只是暂时晕过去而已,还死不了。”

老者说完后语气一沉:“行了,不陪你玩了,送你一程吧!”

话音落下,老者再次出手。

身形如闪电般朝鲁向滨闪了过去,同时催动身功力一拳砸向了对方的心口处。